饼夹咸鱼

南极圈常驻人
aot/京剧猫武月群群主 口嗨怪、最近在海拉鲁野炊

  是和三十题吧的月城太太点的!!很美味放过来吸引一下同好!!不磕这对的漂亮姑娘就不要进来说让人不愉快的言论了!!

【转载】来自三十题吧月城

呜呜呜呜我真的吹爆大大!


1.常规部队中特殊兵种
2.在模拟战场上合作过
3.在上级口中听说过ta
4.开始留意对方的近况
5.因为某件事特别熟络
6.也算为了你更加努力
7.百米之外靶心上枪孔
8.传说中的人狠话不多
9.来比赛越野五公里啊
10.“五点钟了给我起床”
11.彼此心照不宣的暧昧
12.最近的训练吃得消吗
13.我们谁也不要输给谁
14.想知道从前的你怎样
15.交换已被尘封的秘密
16.看来我们都得到成长
17.他身上竟有恋爱气息
18.另类的爱意表达方式
19.“记得休息日陪我逛街”
20.不得不承认你比我强
21.中暑只有藿香正气水
22.无需感情来作为羁绊
23.牵引横渡环和绳套法
24.确实是在热恋进行时
25.在黑暗中你穿过云雾
26.这几日突然加强训练
27.国家边境处一声枪响
28.擦破皮肤的风异常冷*1
29.英雄已死。
30.这封信不知寄往何处

1出自《虚拟神明》


撞梗歉

【武月】除夕贺文(cp避雷注意)

•渣文笔是玻璃心不喜勿喷,欢迎同好w
•是发在武月党吧的贺文,到现在才搬过来
•短篇(有修改)
•ooc私设拟人向
•新年快乐(迟)






【壹】

清晨七点三十分,隔着雕花护栏被钢筋丛林遮挡着的灰蓝色天空中流云涌动。在并不宽敞的阳台上,一个穿黑衣的男人正从不锈钢制的人字梯上一跃而下,檐下的一对大红色灯笼坠着的流苏被风吹得摇曳,给这个合租的小板房增添了些过年的喜气。

“你就不能小心点吗。”一个清冷的女声从他身后传来,女人抱着双臂淡淡的走进了阳台中:“要是摔伤了怎么办?”

“啊啊不好意思,我有点心急了。”武崧挠挠头,“下次注意,下次注意。”他一边喃喃,一边打量着贴在墙上自己亲手写好的春联,“还有什么高处的活吗?”

“没有。”明月回答道,想了想又问了一句:“你要……回家?”

“是啊,反正离得近,就今天回去。”
“哦。”

“那你,不回家吗?”
“在哪里过,不都一样。”
“是吗……”

一如既往的无话可说嘛。

…“我走啦。”武崧站在门前,扭过头对她说:“外面风大,小心着凉。”

“谢谢。多保重。”

门关上了。

【壹】完






【贰】

明月在客厅呆站了一会。

果然些冷了,明明只是吹了一下风而已啊。手臂上却起了密密的鸡皮疙瘩。她默默地搓搓手臂,隔着薄薄的棉质衣袖触碰自己的皮肤有一种奇怪的感觉。

不知不觉又是一年。

她走进厨房推开冰箱门,看着满满当当的食材发呆,冰箱门边上是他的啤酒。手指像是跳舞似的雀跃上一排饮料的瓶口,她拿起一罐,用右手食指拉开了拉环。
白色的泡沫发出了沙沙的绵响,明月抿了一口。
她并不适应这样的味道,只是坐在敞开的冰箱门前就着橘色的灯光有些麻木的喝着。

又是一个人啊。


“姐!!!”一个声音冲进她的耳中,“我和天王星过来啦!”
明月甚至是跌跌撞撞地冲过去开门,拉开门的一瞬几乎是有些哽咽:“天王星…海王星?你们怎么来了……”
“知道你工作忙没空看我们啦。”
稍大的孩子也不过刚刚十三四岁的模样,圆溜溜的眼睛瞪着,手里牵着一个六七岁的孩子,背着一个装得鼓鼓的包。

天王星吸吸鼻子:“你不知道车站人有多少,特别挤,还好我没遇上小偷…..咦?你喝酒了?”


“你长高了。”明月淡淡道。顺手揉揉天王星的一头乱糟糟的头发,然后抱起海王星进了客厅。

天王星吼:“明月姐!!!!”

【贰】完






【叁】

大巴上。

武崧并不明白为什么其他人能把“各回各家过年”当作“上战场生离死别”似的不舍且泪流满面的拥吻……

或许这就是他单身二十多年的原因了吧。


他搓搓有些发烫的脸颊,轻轻吁了一口气。那,他喜欢的,喜欢他的人又在哪里?
这个时候那个人又会在干什么?

别瞎想了,他打断自己,灌了一口冰茶。

【叁】完





【肆】

“晚上吃什么啊明月姐?”天王星百般聊赖地瘫在沙发上攥着遥控器瞎按一通。
“火锅。”
明月的声音从阳台传来。
“西北风吃多了感冒……”
天王星提醒她。
“滚。”

还是一样的凶嘛。

明月握着手机,反复地再输入栏里输入问句,又反复删除。
真是纠结。
该不该问?太露骨还是太多余?他会不会注意?该怎么开口?
要是他说……?

最终她只是用了一句“你到家了吗?”来强迫自己结束长达两个多小时的无用推敲。

手指发颤地点下发送键后看见话框变成绿色时有一种深深的无力感和不甘爬上心头。

她对着灰色之中微微露出的一点绯红晚霞吁了一口气,定了定心神走回客厅。

•然后将手机狠狠甩在沙发上。•

“干什么啊吓死我了,”天王星被逼近的杀气吓得不轻,见到明月无视他径直走向厨房的背影开始各种乱想。
是遇到渣男了,所以才借酒消愁吗?
遇到什么感情问题了啊这家伙。
不过,像明月姐这样的人,平时一幅拒人千里之外的性.冷.淡脸能谈恋爱才怪。

所以…
凭自己对她多年的了解,她一定是有喜欢的人并且羞于开口了!
没关系的老姐…..

还是得看你弟弟充当爱的小天使了嘛!

【肆】完




【伍】

就是这个人了对不对?
当天王星熟练地解开锁屏后映入眼帘的是一句平淡无奇的问候语时不禁咂舌。
怪不得人家什么都不知道。
但是,连一向从不管人事的明月姐都发出问句,那应该是很在乎了吧…

那就是你们俩的问题了!!干脆点会死啊!磨磨唧唧又不是在演什么八十集电视连续剧!

他毅然决然地按下了输入键……




“叮”的一声,武崧的手机屏幕亮了。


我喜欢你。

【伍】完






【陆】

他惊了一下,刚塞进嘴里的包心鱼丸猛地被咬破,烫得他直吸凉气。


什么????



他又看看屏幕上显示的联系人,不错,是那个和他合租的叫明月的女孩,也是他最没想到会和他表白的人。

舌头更疼了……不是梦。



他现在的心情跟被加多了水的稀面糊黏了一身似的。
又像是吃了酸东西,咽不下去,亦吐不出来。

该死,为什么脸这么烫?


他脑子里乱得一塌糊涂,全是明月。

她的眼睛和神情…


只是那个扎眼的气泡又在一瞬间破了,消失了。
只剩下一小行灰白的字体。


“对方已撤回一条信息”




鱼丸已经凉了,他也没有再动一口。
《《〈
《〈



“哥哥,你拿明月姐的——”海王星奶声奶气地说道,却把趴着沙发上偷偷嬉笑的天王星吓得一震。伸手撤回了信息。
“海王星!!!”他大声喊道又在一瞬压低了声音“吓死我了……”
“你们在干什么,吃饭了。”

“哦哦来啦。”
天王星一边含糊的应着,小声警告海王星:

“不许告诉明月姐!”


屏幕上依旧什么也没有出现。

那家伙应该忙的两脚朝天压根没工夫看他的表白吧。
最好什么都没有看见。
希望没有再闹出什么,
那家伙最好正津津有味的吃着他的鱼丸,永远不要知道。

【陆】完






【柒】

武崧坐着往家相反的方向开的巴士,心如乱麻。
“你究竟,是什么意思啊……”

同时也看不懂自己。
新年的气氛在城市中洋溢着。绚烂的礼花冲上天空,人们互相交换的祝福。


哦,忘记祝她除夕快乐了。

【柒】完






【八】

武崧怀揣着一种从未有过的澎湃的心潮推开了那扇熟悉的门。

和她说,
“我也喜欢你!”


脸又变烫了…

那个瘫在沙发上,一边喝着他的汽水一边和弟弟抖腿看《熊出没》的熊孩子是????
为什么睨着眼睛不屑地问他:找谁?

武崧低下头,露出了一种客人般的生涩:“明月在吗……我找她。

明月围着一条荷叶边的围裙正站在桌前包鱼饺,见武崧风尘仆仆冲进厨房脸上还是一种诡异的酡红不觉惊讶:“武崧…你怎么回来了?”

“我我…也喜欢你!我们……交往吗……”


武崧深吸一口气,有些磕磕绊绊地吐出在心里默默淤积三个小时的话语后一种畅快淋漓的感觉涌遍全身。他眼中似是有星辰坠入,带着期待地望着女孩。
明月呼吸一滞,脑子里乱七八糟的东西像是一粒火星掉进了爆竹堆里一样被炸得粉碎。她望着武崧——这个站在厨房中间一脸认真向她表白的男孩,双颊逐渐也染上了像他一样的绯红,她破天荒的露出一个笑容——


“好。”
窗外的烟花在顷刻之间点燃了寂静的夜空。

【Fin】